优发娱乐

手机访问优发娱乐|今天是:优发娱乐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优发娱乐优发娱乐pc版官网
恐怖优发娱乐pc版官网 真实优发娱乐pc版官网 乡村优发娱乐pc版官网 灵异优发娱乐pc版官网 网络优发娱乐pc版官网 现代优发娱乐pc版官网 短篇优发娱乐pc版官网超吓人 女鬼优发娱乐pc版官网 宿舍优发娱乐pc版官网 400个民间优发娱乐pc版官网 999个短篇优发娱乐pc版官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民间优发娱乐pc版官网 >

张公祠

来源:优发娱乐优发娱乐pc版官网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雕虫技 发表时间:2017-09-21
    1
    邑商城外,有几个山村依山而建,其中一个山村的村口有一个古祠堂。祠堂修建年代无人知晓,门楼是青瓦布顶,檐下施如意斗拱,额枋浮雕上有多种彩绘,雕有龙凤八仙、双龙戏珠,栩栩如生,院里有个直径五米左右的半圆形池塘,池塘外有数十米的空旷之地。院前还有一块青石碑,大字写着“张公祠”三个字,石碑背面小字迹斑驳,已不可考。祠堂的主人叫张业建,在商丘文物管理处上班,他独自抚养着女儿张若楠。张若楠今年高三,平时在镇上学校住宿,除了寒暑假,她平时一个月才回来一两次。
    从记事起,张若楠就不喜欢在祠堂中住着。虽然这是祖传家业,但她总觉得这祠堂里有些阴森。多年来因为风雨侵蚀,祠堂的山墙翘瓦变得破烂,挑梁框槛出现残缺,更重要的是,父亲从来不让她进入祠堂正屋最里面那间内室,小时候因为贪玩或好奇,刚刚踏进正屋没有几步,父亲的巴掌就劈头盖脸的打过来。稍微长大后,她鼓起勇气问过父亲自己为什么不能进最里间,张建业冷冷的看着她:“家里有祖训,不准女人进那间屋。”
    女人怎么了?张若楠默默地想,这都二十一世纪了,父亲的思想好像还停留在古代,亏他还是个知识分子。父亲脾气古怪,从小对自己一直冷淡,除了吃饭穿衣之外,其他的事情过问不多。上班之余,他的热情好像全都用在维护祠堂和祭祀上面:每天打扫庭院,更换坏掉的木制窗棂和琉璃瓦,请人消灭白蚁,隔一年给供奉的神像绘彩喷漆——就是她不能进去的房间里的神像。她趁父亲不在,偷了钥匙进去过,先后推开两道木门,绕过石柱和层层帷幔,最终才看到里面供奉着的三座神像:中间一人金甲红袍,面目儒雅,左手边是个长须武将,手挽弓箭,右手边站着一个长袍文官。神像上方一块金匾,上面写着“乾坤正气”。真是枯燥无味,张若楠扫兴地撇了撇嘴,转身离去。
    每到清明、中元、冬至和岁暮时,平时不见的叔伯辈会齐聚一堂,宰杀羊猪,点燃香烛,三跪九叩,在里间隆重祭祀。张若楠会被父亲从学校叫回家中,帮着处理杂务。祭祀结束后,男人们在桌上推杯换盏,张若楠在厨房吃些冷食。按照规矩,她是不能上桌的。
    高考结束后,张若楠回到祠堂,上午看看英语书,下午就捧着言情小说在院子里读,等着父亲下班回来。有一日忽然听到有叩门的声音。她打开大门,见门前站了一个女人,一身运动装,戴着遮阳帽和大墨镜,脖子上挂着相机,身后背着一个登山包。那女人摘下墨镜,对着张若楠一笑:“小姑娘你好,我叫黄英娥,是过来旅游的。看你家这个院子很古朴雅致,我非常感兴趣,可以进来看看吗?”张若楠颇感为难,经常有像这样的游客要求来探访祠堂,父亲经常喜怒无常,心情好时会把人让进院子参观一番,心情不好直接闭门拒绝。现在快到父亲回来的时候,她若自作主张,又怕挨骂。黄英娥看她犹豫,问明情况,爽朗一笑:“那我在这里等你父亲一会儿,如果他不同意我参观,我走就是了。”
    张若楠见她谈吐文雅,不像坏人,就搬来一个板凳,给对方倒了一杯水。她打量黄英娥,见她体态婀娜,眼波流转,顾盼生辉,是一个美女。不一会儿父亲回来,黄英娥大大方方说明来意,张建业欣然同意。除了正屋以外,其他房间黄英娥都进去参观了一番,然后拿出相机,对着前后院的石雕、木刻、条石、柱础拍了好多照片,边拍边赞叹不已。张建业和她交谈得知她是商丘市实验中学的历史老师,大学学的考古,对古建筑特别有兴趣,她趁着暑假到周边旅游,没想到意外发现了这个古祠堂。
    天色已晚,黄英娥起身告辞,她随口问道:“我看这祠堂这么大,十几间屋子,就住了您一家三口吗?”张业建略显尴尬,说道:“就我和女儿在这里住,我前妻很早就扔下我们两人走了。”黄英娥连连道歉,她犹豫一会儿,说:“我有一个不情之请,不知您能否答应?”张建业说:“您真客气,直说就是。”黄英娥说:“我在大学的毕业论文就是古建筑研究,当时条件所限,没法好好实地研究。您家这个祠堂,从选址造型、风水环境到门坪巷房墙的规划都很独特,建筑法式型制和雕塑油画漆饰也很少见,我希望能有机会研究一下这个古宅院,能否在您这里借住一两个月呢?房租的话我不会少给的。”张业建犹豫了一下:“我先考虑考虑吧。”“当然可以。”黄英娥嫣然一笑,留下手机号,道别离去。
    晚上临睡前,张若楠来到父亲房间,问:“你要让黄阿姨到这里住吗?”张业建头也没抬:“我刚才和她打过电话了,答应她先来住一阵。两个月后就中元节了,要准备祭祀,还要修修房子,有些地方漏雨了。我给单位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家,安全方面你不用担心。”张若楠过了一会才说:“爸,你这不会是想给我找个后妈吧?”张业建抬起头,神情有点狼狈:“你胡说什么呢?”张若楠转身离去:“我不是小孩了,什么都懂。”张业建张了张口,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    2
    第二天黄英娥带着两个大旅行箱搬了进来,张业建把她安排在东边厢房。黄英娥进去,见房间窗明几净,床上被褥雪白崭新,十分满意。张业建叮嘱她不能进入正屋,黄英娥一口答应。黄英娥安顿收拾好已是中午,她下到厨房,自告奋勇做了四菜一汤,焖了一锅米饭,父女二人吃的津津有味。从此以后黄英娥就包了做饭的任务,她厨艺极好,南北菜系俱是精通,每天做饭都不重样,吃的张业建赞不绝口。一开始张若楠对她的到来还心怀抵触,吃了几顿后也无话可说。每天不做饭的时候,黄英娥会在院子里转来转去,拍照或速写,要么就是在本子上做些笔记。一次张若楠好奇地凑过去,看她写的文字清新俊雅,还是繁体字,就问:“你怎么不写简体,这样多麻烦呀。”黄英娥笑笑:“从小练毛笔字习惯了,就写成繁体啦。”
    一个多月接触下来,张若楠觉得黄英娥性格温婉,勤快贤惠,心想如果她能给自己当后妈倒也不错,转念一想自己父亲相貌平平,只是个普通公务员,财产只有祖传破旧宅院一个,还是在乡下,不一定能高攀的上人家。没想到一天晚上,父亲找到她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开始和黄英娥交往,希望她能理解。张若楠大感意外,心里有点五味陈杂,点头表示理解,她知道自己反对也没什么用处。
    一天夜里,闷热无风,张若楠辗转反侧睡不着,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低低的歌声,她起身从窗户里望去,只见黄英娥坐在池塘边,双腿伸进水中摇摆,唱着一个自己从未听过的曲调,歌词古雅,别有韵味。依稀听的歌词如此:
    “一别之后,两地相思,说的是三四月,却谁知是五六年。七弦琴无心弹,八行书无可传,九连环从中折断。十里长亭望眼欲穿。百般怨,千般念,万般无奈把郎怨。”
    张若楠披上衣服,想出去找她说话。突然间注意到池塘里波浪涌动,水花一个接一个向岸边拍来。黄英娥缓缓站起,转身朝院内走去,月光下见她面容憔悴,脸上蒙着一层黑气,她踏过的土地不停翻滚,就好像池塘中的水波一样。黄英娥脚步轻盈,径直向正屋走去,没见她推门,正屋大门自行打开,黄英娥闪身而进。院中泥土翻滚如沸水,张若楠不明所以,想看个仔细,刚出房间,一阵狂风从地上卷起,院子尘土飞扬。张若楠觉得满嘴都是土腥味,再看地上,一切平静如常。张若楠心里好奇,咬咬牙跟进正屋,一路走到里间,她躲在帷幔后,探出头观望。一望之下大惊失色,只见一条绳子从房梁垂下,黄英娥赤身裸体,被绑的结结实实,吊在那根绳子上。她面朝那三个神像,口中喃喃低语,语气中充满怨恨。张若楠惊呼一声,跑上前来,想要救她下来。黄英娥听到动静,扭脸朝向她,满面鲜血,眼睛只剩下两个血窟窿。张若楠一见之下,浑身瘫软,晕倒在地。

    第二天醒来,张若楠发觉自己躺在床上,她起身跑向屋外,父亲正在洗漱,黄英娥做好早饭,正等着大家,一切毫无异常之处。张若楠盯着黄英娥的脸看了又看,又走到正屋门前看着门上的铜锁,摇了摇头,自己这是做梦了?
    时间飞快,又过了几日,吃过早饭,黄英娥出去买菜,张业建站在院中,闷闷不乐。张若楠忍不住问道:“你和黄阿姨吵架了?”张业建摇头道:“没有,不是她的事儿。你有没有觉得咱家院子不一样了?”张若楠朝四周看了看:“没有啊,和原来一样。”张业建深深皱着眉头:“不对,感觉不一样了,变的脏了,好像蒙了一层灰。对,变脏了。”他猛地冲进厨房,提了一桶水出来,用布擦拭窗棂、朱门和柱子,他神情紧张,额头上大汗冒出:“快要祭祀了,一定要擦干净,不能给祖先丢脸。”他动作越来越快,脸红气喘,口里不停重复:“明天就是中元节了,不能丢脸,不能丢脸。”张若楠看的骇然,默默退回自己房间。
    祭祀的打扫,张若楠从来不插手,从前她提出帮忙打扫正屋,被父亲骂过。祭祀仪式的繁琐和对女性的排斥,让她对这项活动产生了深深的厌恶。除了出去吃饭,她就一直躲在房里看小说。
    转天晚上,夜深人静,张若楠看小说到很晚,她放下书,揉了揉眼睛,打算睡觉。她无意中看到正屋大厅灯火通明,一个人影正伏在地板上卖力擦拭。她叹了口气走出房间,站在正屋门外,父亲大汗淋漓跪在地上,口中喊道:“完了,污染了,都完了。”张业建看到她走来,指着靠门的地板叫道:“你看,是谁这么坏,在木板上画了这些?”
    张若楠走近几步,借着灯光看到木板上出现了一个个椭圆形的木材疤痕,张业建用力擦拭了几下,疤痕消失不见,过了一会竟又慢慢浮现,有的疤痕是黑色圆形,有的疤痕像人嘴唇一样的扁长形。张若楠愣了一会儿,说:“也许是因为天气湿热,木材纹路起了变化吧。”“呵呵呵,”张业建仰头冷笑,指着天花板:“那你看那又是什么?”
    张若楠抬头望去,天花板,石柱,墙上处处都是圆形或扁形的疤痕,而且逐渐增多,张若楠惊呼一声,那些黑色圆疤骨碌碌活动起来,像眼睛一样盯着她。扁形疤痕增大裂开,露出牙齿和舌头,七嘴八舌发出人声:“你们都进来呀。”张业建扔掉抹布,想往外跑,地面忽然像波浪一样起伏不定,把父女二人一起卷进正屋。
    3
    屋里凭空起了一阵黑雾,变的阴森惨淡,冰冷彻骨,地面,墙壁,石柱都像泥巴一样开始变形扭曲,密密麻麻的眼睛和嘴唇浮现在屋里各种物体的表面,地面变得如同泥淖一般,父女二人如同被卷进了一个漩涡,腰部以下都陷入了地里面,他们二人被扭曲的地面拖着冲向最里面那间屋子,任凭两人挣扎呼号,都是无济于事。
    地上的眼睛滴溜溜地盯着二人,有的眼球露出惊喜的神色,有的则是恨意十足,无数张嘴唇叽叽喳喳,张若楠在惊慌失措中,隐隐约约听到它们说:“我们又要见到那三位大人了!”
    忙乱中,张若楠紧紧抓着父亲胳膊,简直怀疑自己再一次进入了梦境。两人被卷进里间,房间里绿火莹莹,案桌上的香炉红烛祭品统统被人扫到地上,摔的粉碎,黄英娥赤身裸体,浑身血污,靠在中间神像怀中,正在开心大笑。
    张业建又惊又怒,挣扎着直起腰来喊道:“你怎么这幅模样、成何体统!……是谁让你进来的……”一张嘴巴从他身前凭空飞起,下面还粘连着黏黏泥浆状的东西,从地上升到一人高,嘴唇下的泥浆状东西不断蠕动,变出一张人脸,然后出现躯干、四肢,最后变成一个老太婆,身上衣衫褴褛,头上一个伤口深可见骨,张业建吓得后退一步,重新摔倒在地。
    转瞬间,又有数只眼睛和嘴巴升到半空中,带着一团团泥浆变成一个个老弱妇孺,一个个都是面黄肌瘦,身上都有致命伤。天花板上,墙壁上不断有人形涌出,纷纷跌落在地面上,然后挣扎着站起身,将这间屋挤得满满当当。
    这些奇怪的人形却都是一语不发,扫了一眼地上的父女二人,然后齐刷刷地扭头,沉默地望向台上的三尊塑像。
    张业建父女见此异象,都吓得面如土色,但听得黄英娥在上面轻声细语:“张郎,你真是让我找的好辛苦。我来到阳间,走南闯北十几年,找了不知道多少个张公祠和庙宇,才在这穷乡僻壤寻到你的陵墓。你可知,为了这一刻,我的魄魂在三界六道里躲藏了多久,吃了多少苦,逃过多少次天劫?”
    张业建颤抖着说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旁边两个老妇人牢牢抓住他胳膊,另一个人捂住他的嘴。
    黄英娥看也不看他一眼,伸手摩挲着中间的神像的脸颊,神色凄楚:“我嫁给你的时候,奸相杨钊当权,张郎你不愿阿谀逢迎,郁郁不得志,经常日夜间长吁短叹。”
    “我知道你有大才,迟早要名动天下,日夜好言劝慰,帮你纾解胸中郁闷。我离开故乡长安,跟着你到他乡赴任,辗转清河、真源,风餐露宿,颠沛流离,我可有半句怨言?你公务繁忙,积劳成疾,我求医问药,操持家务,里里外外可有一件疏漏之事?我为你生儿育女,照顾高堂,你我相处这么多年,我可曾做过一件对不起你之事?但后来,你在睢扬又是如何待我的!”
    黄英娥一开始低声婉语,后来声音越来越高,咬牙切齿起来。中间那个神像竟然身形扭动,如同活人,他一把将黄英娥推开,开口道:“南将军何在?”
    左边武将塑像突然跃起,弯弓搭箭射向黄英娥,电光火石之间,案台下一个孩童猛然跃起,敏捷如豹,隔在黄英娥和那武将之间;但那支箭来势甚快,直灌入小孩眼窝,箭尖透脑而出,将那孩童直接钉在地上。
    那武将怒喝一声,扔掉弓弩就要拔刀,却不想数十个妇人跳上案台,手脚并用,将那武将死死按住,那武将怒吼挣扎,却被众人锁着肩颈四肢,簇拥成一团,跌下案来,空有力气而用不上。

    刚才中箭的小孩一骨碌从地上爬起,双手用力拔出箭杆,掷在地上,望着那武将,只是咧嘴冷笑。
    黄英娥抚掌大笑道:“南将军,你今朝还想再杀死我们一回吗?”
    中间的神像后退了一步,沉声道:“夫人,昔日之事,实为万般无奈之法,舍此之外,张某更无其他计策。为君王社稷和东南百姓着想,情非得已,哪怕后世背上万载骂名,张某也毫无怨言。”
    黄英娥仰头大笑,良久不绝,半晌后,两股血泪从她眼中流出,她缓缓道:“好一个万载骂名,你心中念的始终是功名。你身死城陷之时举国震动,皇帝追封你做邓国公、大都督;你们三人,绘像凌烟阁,从祀帝王庙,史书赞誉,万人膜拜,享尽身后之福。我们这些孤魂野鬼,尸骨无存,无人祭拜,魂荡三界之外,永世不得转生。我们的凄苦有谁知道,又有哪个史官为我们写一笔、鸣一声?”
    右边文官的塑像也开口说话:“张夫人,张大人以寡击众,凭一孤城人马,坚守数年,毙敌十万,立下盖世奇功。张大人保的是陛下的江山社稷。社稷为贵,君为重,黎民百姓做出牺牲,也是应天命之事。你也是读过书明事理之人,又何必苦苦纠缠我们三人不放?”
    黄英娥冷笑道: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躲在西蜀的皇帝是人,东南的百姓也是人,唯独我们这些人就不是人?为官一方,本应守土安民,保卫乡梓。许中丞,你也是民之父母官,那时候你们做父母的这样残酷对待自己的子民,民不安,则守土意义何在?你也配得上‘父母官’这三个字?”
    张若楠听的一头雾水,大喊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到底在说些什么?”黄英娥笑道:“你自己看好了。”
    地上的老弱妇孺同时抬头望向神像后的白墙,眼中射出一道道红光,白墙出现一片火影,光影中隐隐出现人物景象。
    4
    张若楠凝神看去,画面中出现一座破败古城,外面是黑压压一片围城的军队,声势浩大,打着“燕”的旗号;城中守军人数稀少,面有菜色,但作战顽强,一次次将对方打退,为首指挥的正是案台上这三人。
    时光流逝,外面围城的部队越聚越多,攻城的次数越加频繁,守城人苦望的援兵粮草一直不来,城内开始有人饿毙街头。每个士兵每天分到米从一勺变为半勺,最后变成几粒,士兵用树皮、麻袋和纸伴着大米熬粥。这些都吃完之后,人们开始杀马,吃光马肉之后人们捕捉麻雀、老鼠。
    最后一只老鼠消失之后,士兵沉默了,人们都抬头望向城楼上的张公。他闭着眼一挥手,两个士兵抬出一个捆绑着女子,那女人衣衫尽被褪去,嘴被布团堵上,虽然面黄肌瘦,但能认出那是黄英娥的样子。张公手持利刃走向黄英娥,她停止挣扎,怔怔盯着对方,眼中流下泪来。张公一言不发,用力刺透黄英娥胸膛,让手下把她扔到士兵脚下。
    围成一圈的士兵先是震惊无语,后来渐渐的变得眼睛发绿,终于一个人忍不住,冲上前挥刀砍下一块肉,人们像狼群争抢食物一样扑了上去,一会儿的功夫黄英娥就变成了一堆白骨。
    张公背对士兵,用头抵着城墙,良久沉默无语。
    许中丞满脸血污,从城楼上飞奔而下:“张公,贼人又攻过来了!”
    画面一转,南将军披甲持剑,带着一队士兵在城内搜捕妇女,被抓到的人都用绳子拴住脖子,拖回营地烹煮。营地里惨嚎声不绝于耳,血流遍地。女人杀光之后,士兵开始抓捕老人。
    画面一变,一间残破的房屋外围了一圈士兵,中间跪着一个老头,怀中抱着一个婴儿,他身后还躲着一个三四岁的女孩儿。老人抱着婴儿连连磕头,他身前的士兵面目黝黑,双眼血红,数人同时踏步上前,用长矛把老人婴儿一起穿透。小女孩拔腿要跑,但人小腿短,没跑几步就被赶上,后背中枪扑地,倒地时那小孩手足蠕动,满脸泪水,不停喊着“娘亲”。
    张若楠大叫一声,眼泪流了出来,扭头不忍再看;那三人具是低头沉默不语。
    黄英娥放声大笑:“张郎,你觉得你的后人会怎么看待你呢?你就算赢得皇帝赞誉又如何?”
    正在这时,张业建突然用力挣脱束缚,大声叫道:“我祖先做的没有错,这是打仗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哪里管得了这些琐碎之事!大丈夫统领雄兵建功立业,又怎能有妇人之仁!我祖先是英雄,贵为武安尊王,哪里轮得到你们这些孤魂野鬼来评说!”
    黄英娥站起身来,微笑道:“现在子时,中元节已到,是百鬼飨宴之时。我让你看看,我们这些野鬼能做些什么。你家这次的祭奠要提前一些,不过享用祭品的是我们。”她说完之后,身形一般,整个人变得柔软细长,像条白蛇一样紧紧缠住张公。张公在她的缠绕下口鼻出血,身上竟传出骨骼碎裂之声。地上的鬼魂身上冒出熊熊火焰,哭号着跳起,扑向南将军和许中丞。这二人身上被引燃火焰,高声呼痛,那些妇孺鬼魂将二人按在身下,张口就咬,二人身上血肉飞溅,不一会就露出森森白骨。二人哀嚎求饶,众鬼充耳不闻,不一会功夫就将二人分食殆尽。
    黄英娥将张公缠七窍流血,动弹不得,又将他扔下案台,众鬼魂一拥而上。张公被撕咬的鲜血淋漓,挣扎抬头骂道:“真是最毒妇人心,都这么久了,你还要灭掉我的魂魄。不过,你引的群鬼作孽,以下犯上,就不怕雷动天劫吗?”黄英娥笑道:“张郎又何尝不狠心呢?妾身千年夙愿得偿,魂飞魄散也无悔了。”
    张业建看的肝胆欲裂,大喊一声掉头就跑。几十个鬼魂拦在门口,阴笑着说:“我们刚才还没尝过仇人精魄,你是张家后人,就由你代人受过吧。”张若楠站在父亲身边,眼看群鬼越逼越近,心中一急,晕了过去。
    张若楠恍惚中来到院里,发觉自己变成三四岁的模样,母亲站在树下的秋千旁向她招手,自己飞奔过去,母亲把自己抱起放在秋千上,慢慢摇晃。张若楠开心大笑,觉得和母亲在一起的感觉熟悉又陌生。
    母亲在厨房做好饭,自己乖乖坐在小板凳上,母亲吹吹汤匙,一口口的喂自己,她想,母亲做的饭这么好吃。夜晚时,她躺在床上,母亲一边扇着蒲扇为她祛暑,一边哼着儿歌,她看着母亲的脸,心想原来妈妈这么年轻漂亮,自己竟一点也不记得了。
    场景变换,自己正蹲在院子里摘花捉虫,抬头看到母亲提着一个大袋子从屋里走了出来,眼中隐隐带着泪痕。她起身呆呆看着母亲,母亲放下袋子,将她抱住怀中,久久没有说话。她问道:“你要走了对不对?”母亲略微吃惊,勉强笑道:“我去镇上给宝宝买脚踏车,很快就回来。宝宝待在家里,要乖乖的。”
    她喃喃道:“我想起来了,脚踏车……你骗人,我从三岁多一直等到现在,你一直都没给我买回来。我一直在等你,我从来都没骑过脚踏车。”母亲放声痛哭,她继续问:“爸爸说你不要我走了,你为什么不要我了?”“是你爸爸要赶我走的,你爷爷奶奶嫌妈妈生不出男孩,说我是没用的女人。”母亲拉起袖子,胳膊上伤痕累累,“这是你爸爸打的,我实在没法继续过下去了,宝宝原谅妈妈吧。”她抓着母亲说:“那你带我一起走吧,我想跟着妈妈长大。爸爸不喜欢我,因为我是女孩儿。”母亲正要说话,父亲突然冲了出来,他身上冒着熊熊火焰,面目狰狞,说说:“这是我的孩子,谁也不许带她走!”整个院子都在一瞬间燃烧起来,变成一个火场。母亲抱着自己跑向院门,却发现大门被牢牢钉死。父亲在后面手舞足蹈,大声笑道:“你们都给我的祖宅陪葬吧,谁都逃不掉的!”母亲用力一抛,将自己扔出院墙,大喊道:“走吧,不要再回来了!”
    5
    张若楠猛然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院外,整个祠堂庭院都是一片火海,火中听得无数人哭号之声。突然间夜幕中一道闪电劈下,正中祠堂,一个炸雷之后又是数道闪电,接二连三的打在祠堂上。正屋应声轰然倒塌,其他房屋也禁不住火烧,纷纷倾倒。张若楠呆呆站起,大声喊道:“妈妈!爸爸!”
    等到天明,张若楠的叔伯闻讯赶到,一起挖掘瓦砾残骸,寻找张业建的下落。众人翻遍全院,也不见他踪迹。更奇怪的是,后院隐秘处的一座陵墓被人打开,玉石瓷器之类的陪葬品还在,陵中骸骨却不翼而飞。
    几周之后,众人仍然没有找到父亲的踪迹。张若楠托长辈变卖了墓中的玉石瓷器,换了不少钱,足够她未来几年的花销了。张若楠离开家乡,开始大学生活。一天夜里,她辗转反侧,忍不住下床打开电脑,一番搜索之后,她在史书里找到这样一段话:
    “公守睢扬,皆城孤无援,贼攻围既久,城中粮尽。食茶纸;茶纸既尽,遂食马;马尽,罗雀掘鼠,雀鼠又尽。张公乃出其妾,对三军杀之,以飨军士。后戮城中妇人老弱,食三万人。”
    张若楠眼前一黑,原来这都是真的。此后每到夜深人静时,她都盯着天花板,久久不愿睡去,她生怕闭眼之后,又梦见祠堂中祖先那座塑像,还有那在烈焰中哭喊的三万冤魂。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优发娱乐pc版官网,微信号:guidayecom
文章标题:张公祠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uidaye.com/mj/49281.html
上一篇:鼠魅    下一篇:一报还一报
优发娱乐齐乐娱乐梦之城娱乐客户端明仕亚洲
伟德国际1946bv1946伟德国际网址导航齐乐娱乐明仕亚洲国际娱乐
伟德国际齐乐娱乐梦之城娱乐客户端伟德国际
优发娱乐优发娱乐pc版官网优发娱乐官方网站明仕亚洲
伟德国际1946bv1946伟德国际网址导航齐乐娱乐明仕亚洲国际娱乐